工作是一个是否值得反思的矛盾体

上周和老板的剧烈争吵后,我怀揣着刚才吵架那儿应该这么说的心情和同事们吃完饭,在拒绝正视工作及其背后意义的四个月全职工作后,这场冲突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麻木工作的问题。

我暂时的结论是,工作是一个是否值得反思的矛盾综合体。

两重含义。

第一,工作是不值得反思的。

毫无疑问,在和学校作别,直白说最后一课下课铃响的时候,你就要意识到,学生这一幕剧已经谢幕了, 在intermission阶段返场这种听起来就尴尬的事情就别做了。随后的日子,漫长的生活幕剧,将紧紧围绕以工作为主标题的剧本里。年轻气盛,听不得这种话,就一定要呛吃面包为了生活而非为了生活吃面包,同理即工作。其实心里早在在tewnties甚至更早的16岁认识到自己一生终将平凡,道理都是讲给别人听的。Y世代的我们突然被裸体扔在了地球表面,不得不以光的速度成长,年纪轻轻就不得不看到了人在婚后、中年乃至晚年的不幸,故事看多了不惶恐是假的,不敢心怀侥幸,生怕其中某件就是自我缩影。于是,一边亦步亦趋走着因为人走多了形成的路,一边又想着“有趣”,泛点小涟漪也不枉。这其中,工作,就是这个亦步亦趋,不能有一点差错,不敢赌也赌不起。以我之观念揣测,工作这件事一方面充满了对社会道德捆绑的避免,“高等游民”的称谓看上去被普遍接受一定是有原因的;另一方面,如上面所说,则是对异端主义的社会性恐惧,之所以称之为社会性,是因为这种恐惧多少是后天习得而非天生——言而总之,为了不活在他人目光中和他人话语素材里,选择工作无疑又是一件生物性趋利避害的事情。

工作有什么好反思呢?作为工业革命的胎儿,在下一次人类生产力革命未到来之前,工作就如吃喝拉撒,必需行之,包括我们自以为是的时间计量,根本也是因为工作的存在而存在,只是后来,时间延及时空,时空褶皱产生的力,却再也没有作用于工作了。

第二,工作是值得反思的。

毫无疑问,我上述的种种,事实上都在进行反思工作。工作不值得反思吗?值得,很值得。没有人说工作是必须,不同于必需。没有人说你什么开始必须工作,只会说你需要工作为了与世界进行交换(这里感谢一位朋友,和世界交换的说法很妙)。如果是必须,则如同必须结婚必须生子一样,丧失了这个词本作为一种动态过程的重要意义。工作这件事向来不是一个结果,因为实施者和承受着都是我字打头的个体,结果你也心知肚明不是工作本身。工作值得反思的地方,恰恰出现在这个选择主动负责的过程里。选择,从找工作开始,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小天秤或/和一个小算盘,反反复复衡量和计算是这个阶段的反思;主动,前提背景是生活在赋一定人权的社会里(当然这也是工作的前提),你在进行、做、完成工作,不是工作进行、做、完成你,作为主体性的你,难免在不同观点、审美和目标的对抗交融刺激下,产生我们可称之为反思的东西,只是反思的对象也可能不是自己;负责,上述两步后,无处可逃,成功失败,好坏善恶,这是最接近结果的过程,也是时空分支的端点,决定了而后是你的快活停留在当前宇宙,还是平行宇宙里。

有什么理由不进行反思呢?既然成为不了不工作的勇士,既然对抗不了资本制霸,既然没法发明蒸汽机和电灯,既然一介平民,反思工作的意义在于让你和世界的交换对得起选择主动负责的,努力活着的你(认不认真,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对得起的对,那一头是金钱还是非物质,也就看你自己了。

说了这么多,我也依然追求同一个世界的同一个伟大梦想——钱多活少,一份活。

夏日朋友圈几则(二)

嗬,真“带劲儿”,我因为不知道写什么,开始连载朋友圈了。

(1)上次博客六月初写的,想来惭愧,竟曾发出过每月三篇的豪言壮语,现当代年轻人如我,行动上的小矮子。

(2)写第二条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忘记了过去一个半月发生了什么,除了两点一线的工作日,日子和被倒掉一样不快活。

(3)写完上一条我就意识到,从端午节假期开始的那一天,我连续14天的晚上都呆在电影院里。可是上影节的体验并不是很好,主要来自并不让人喜欢的观众,呵声怼人的记录再创新高。但是,在大银幕上看到那根骨头变飞船的蒙太奇,燃起作为人类的壮志雄心。

(4)六月跟着同事们去了迪士尼,我,一个多么热爱迪士尼的人,错过花车,失魂落魄,上海迪士尼热浪都鼓不起来的氛围,排队到天荒地老,整体体验用差劲形容不足为过。

(5)五月末和六月中的近三星期接待了一位朋友长住,事实证明,我适合一个人呆着。

(6)发现办公室地下恋情,精彩,刺激。

(7)剑道在无甲瞎玩的一年后,终于,知道了被敲脑壳的滋味,要是我头上有体感天线,那么每一次的敲击,天线定会闪着红色,发出警报,响彻云霄。

(8)在一场透彻心扉的落汤雨后,我下定决心,以后不要嫌麻烦,看见乌云就带伞,不要寄希望于behind the clouds there is a silver lining。

(9)六月到今日的跨度里,与朋友相见多次,每一次都是愉快!愉快!愉快!

(10)这个夏天,白驹过隙(希望多年后我还能懂这个梗  微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