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阳光特别炙热的时候,我能清楚感受到自己活着。

每个细胞在血管下局促拥挤,然后悄无声息渗透皮肤,带动心脏高速运转,热气从头顶排出,混合在周围所有干燥的空气里。

在此时此刻热闹的街道上,这种空气还有点粘腻,生生泯掉尼古丁燃起的烟。

我感觉自己肩膀突然滚烫,我眼看一小簇火苗极速湮灭,一个不知名的烟头在我的在T恤上烫出一个泛着黄边的洞。

我在这一秒的庆幸是还好这可不是什么名牌货。

我在下一秒思考为什么这个火苗的存在不到一秒。

但是我的思考却来不及想下一秒,耳边太吵。

所有人都在街道上狂欢,没有汽车占据的城市街道,真正的街道。

酒精被无限发酵,音响突然大声,欢呼从四面八方传来,随着彩虹的烟雾无限靠近太阳。

天地多大与私无关,我们是人类,我们是舞者。

我们需要音乐,需要酒精。

没有人在讨论自由和爱,酒精和音乐就是我们的自由和爱。

没有人真正注意你是谁,也没有人真正关心你是谁。

只有你自己,感受得到细胞的咆哮,在炙热下的焦灼。

不需要高呼和振臂,不需要呐喊和咆哮。

只渴望放肆歌唱,渴望无所顾忌的舞蹈。

渴望心脏与心脏之间能达成的距离最小。

今夜没有星空,最后一班地铁在脚下始向最后的终点。

我们现在放肆的街道,午夜是荒原。

没有了音乐和酒精,没有了调笑和舞蹈。

剩下悬在垃圾桶边的空酒瓶掷地哐当,

落入玻璃橱窗里被禁闭的模特的眼眶。

白日焦躁的细胞被倏尔变冷的夏夜平息,心脏的跳动骤而暂停。

我又得以思考那个不知名烟头的燃烧为什么不到一秒。

以及下一个关于爱与自由的思考。

绝望和渴望在同一个躯体里撕扯。

想咒骂每一个灵魂,沉睡的,清醒的。

却也想歌颂他们,破世界,立世界。

我脚下的土地开始松动,世界开始摇晃。

想等下一个太阳升起,全身再次沸腾。

不需要音乐,不需要酒精,不需要彩虹飘扬。

我们仍然可以歌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我们仍然可以跳舞,想没有人观赏一样,

旁若无人,自由自在,亲吻,拥抱。

我们应该是人类。

只是人类,

不是舞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