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碰到的年轻人-2

开始写得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内容会有这么多。可能要三个系列甚至四个才能完结。

Anh,我的第一个沙发主。其实没有提供我沙发,但是带我玩这一点已经很好了,体验坐摩托,吃他们家里的饭,和她一起上课,吃她常吃的豆花,说真的,旅行成这个样子我真的觉得很棒。Anh今年大四,和中国不同的是,他没有很在考虑什么工作、考研这些看似关键实则呵呵的问题。她的课业还未结束,她在准备雅思,也学一点汉语,更重要的是她担心即将到来的毕业照里她现在并不满意的身材。我和她最后走在河内的街头,一个颤颤悠悠的老太太即将过马路,绿灯闪烁也畏不敢前。Anh走上前,拉住老太太的手,一边的我愣神了一下紧跟上去,我觉得,拉老奶奶过马路这样的作文,原来真的不是我们嘻嘻哈哈的段子。

Hanh,她是我的第二个沙发主。在Danng这样的海滨城市,路面宽阔,海水蔚蓝,人少地大真的非常惬意,就像Hanh带我去的他们的居民区,也是一番祥和的景象,菜市场,理发店,米粉店,我都没遭遇熙熙攘攘。一栋栋颜色各异的小房子,每家几乎都养着狗,趴在大门的栏杆那里吵着你乱吠几声也就安宁。Hanh是一个自由编辑,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和自己大学的同学租住在一个两室的房子里,男生住在外面一间,女生两人住里面一间,最后面是身兼厨房以及浴室的地方。他们之前一起在胡志明市上大学,一起又来到Danang,我问男生为什么来这里,胡志明市难道不是更加现代化更受年轻人喜欢吗,男生回答说因为他更喜欢这里,他的工作也在这里。其实,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们的居住环境在这个居民区并不算好,但是大家同为年轻人,似乎也可以理解这样的租房条件。Hanh现在也在努力考雅思,她想去美国读书,为此,她辞掉了之前全职的工作。在FB上,Hanh有两千多个好友,非常活跃。我在Hanh家的那个晚上,她邀请她的室友还有前同事一起共进晚餐,大家席地而坐,喝着冰啤酒,吃着带毛的土鸡肉,聊着“国事家事天下事”。之所以强调带毛是因为我真的不能适应,而土鸡肉是Hanh的室友Hua专门提到的,为此Hua还因为表达土鸡的英语遭到他们好一番嘲笑,我说Hua你不用管他们我懂,在中国也有这样的区分。和Hanh相比,Hua显得更加热情和温柔,遗憾的是第二天早上hua早早去上班,等我醒来到离开也都没有再见到她。那个晚上他们一直在播放一首口水旋律的流行歌曲,我跟着他们在油管上看了一会(纵然看不懂歌词),问他们:类似江南style吗?他们回答是。这个古怪的旋律直到第二天都在我脑中盘旋。

岘港

感谢Hanh让我见到美景如此。摄于Danang

Josh,Kfir等,之所以是等因为那一天我们是很多人。只记住他俩的名字也是奇妙,这俩个人也是只认识一天,但在我们其他人眼中,简直是数年好友。Josh是一个容易激动的话痨,Kfir则更像一个温柔的倾听者(怎么突然觉得好配=。=)其实故事很简单,那个距离会安镇中心很远的hostel住满了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和我同一房间的德国小哥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吃晚饭,我犹豫了一下欣然前往,然后就是世界小联合——我,邀请我吃饭的德国小哥,澳洲青情侣(一个还是越南当年移民去的),印度尼西亚爆炸头小哥,法国妞,英国来的Josh,以色列的Kfir还有美国的我们这群人中的长者。真是奇妙,我们这些在旅店才认识的人坐在了会安河边,吃着大家其实都在探索与发现的当地特色,聊着有的没的我们眼中的越南和世界。事实上,一半的我们刚毕业,一半的我们辞职出来。法国妞问我你有工作吗,我在想怎么回答她,她笑着说Dont be shame, we are the same. 德国小哥听着我们的对话也止不住回头点头表赞同。纵然如此,那时候我还是深刻认识了文化差异,我和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只是一个半生不熟的聆听者。Kfir我要专门说一下,我和他一共相遇了三次,最后一次在大叻,我在春香湖边碰到他激动不已,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我们加了彼此fb,我说Kfir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以色列人,你要来中国(没有什么逻辑)。他说他一定会来,并不是客套话,因为他知道兵马俑。而事实上,兵马俑其实没有那么有名。

那些我碰到的年轻人-1

这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旅行,总会碰到一些人,这些人让旅行变得更加奇妙。

我万,其实是大学同学,难得的熟人。毕业后情理之中的留在了武汉,我此次行程中有武汉这一站也多半是因为她。毕业以后的相见总是很奇妙,不是吗。我一个人游荡到她下班,站在她平时下车的公交站等她,她说真的太神奇了,根本想不到我们现在一起走在武汉街头。然后她就默默爆出她现在有了男朋友。我惊喜怒骂之余真是开心,感觉是个靠谱的男生,只是异地,她说也还好。也是,异地能挡得住热恋么。大学四年“守身如玉”,毕业开花的我万。

晓琳,我觉得这是我路上和我最合拍的人,没有之一。可能因为性格相似,在我们同在肇兴的最后一晚聊天变得无比奇妙。在法国读过书的晓琳根本看不出是从那么文艺的地方出来的(当然这并不是一种批评),反而无比真实自在。作为遇到的第一个辞职出来跑的人,她还是让我惊讶了一下,真的有人这样做啊(后来发现简直太多)。后来我急匆匆去了桂林,把自己的钱、枕巾都拉在了旅店都是好心的她帮我善后,甚至带到了桂林,只可惜,我拿到了枕巾却再也没和她相遇。真的很奇妙,明明我们之所以认识就是因为恰好在同一俩汽车上,我听到与他同行的男性伙伴打电话到和我一样的旅店说为什么单人间没有了房间,能不能找到这个预定单人间的姑娘拼房——就是我,坐在他们的斜前方。我回头给他们说就是我的时候,他们惊讶的眼神我还记得。是啊,这真的像电视剧一样巧。

某广东男生,我不知道他名字,只是因为那个硕大的青旅房间里,晚上八点却只有我和他。然后和其他青旅里聊天一样,行程是什么,感觉怎么样,读书还是工作。这个丢了身份证的男生告诉我自己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翘着课(其实大四也还好,我心里这么想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怎么说,就是我很努力突破自己的感觉,我们的聊天并不那么顺畅,我觉得他思维有一丢丢跳跃,但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差(也是,不然还专门写一下)。之所以我对他印象不错是因为第二天早晨起来我们面向桂林大山刷牙,他非常感慨说了一句:“我真的没有想过我可以面对大山,站在这里刷牙。”这句话让我一下心情好起来,是啊,这才是旅行奇妙所在。之后,我们一起吃过早饭等公交去了汽车站,他去了桂林,我去了阳朔的另一端。

骑行的法国小哥,从日本到中国。那晚狭窄的青旅里,小哥淡淡地笑着说他的行程,没有一点炫耀更让人觉得满分。他说了一些这路上的困难,在中国的确比其他国家都不容易一些,但他觉得这也还好,差的只是天气。两个辛苦请假一个月的荷兰姑娘以及另外一个gap的澳洲妹子和我,各自在床上直呼so cool。这是我们这辈子可能都做不到的事情呢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