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from 40000 in Marrakech Médina

题目的地址太匪了,明明我在Médina城墙之外的天台上。这是来这里的第三天,想不到花完所有钱,不过后两天是不需要怎么花钱倒是。说起来需要去换点钱的。写完这个就去。

摩洛哥真的很破旧,充满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样子,跟不上的感觉。感觉直到现在都很平淡,但看在这是非洲,我心里难免还是有不一样的情绪在。

第一天就遇到了好人,机场出来雷暴天气,瓢泼大雨。等待机场大巴无果,得从瑞典来的伊朗大哥相助。大概是怕我不放心,又是给看护照又是再三强调车里有女性。我跟他聊天的时候还在怀疑真实性,想着如果来的车里真的有两名女性就选择相信。直到后来他们一行人一直送我到酒店门口,我大概有好几种情绪在流转,无以言谢。

大概开始就幸运,第二天就轻松自在很多。下着雨走到火车站,语言不通没关系,有图示啊。这也是第一次认识到图标的重要性。没有任何工作人员的火车,慢慢悠悠感觉不如伦敦地铁,邻座大哥终于没忍住和我聊天了,了解中国得很,尤其是外交事务。

连续走过两个大城市,耳朵里充斥的阿拉伯腔一再提醒我这是在北非。从拉巴特到卡萨布兰卡,城市好像很有特色但是却自带灰度,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像蒙面纱的穆斯林女性。卡萨的公交车特别破败,从外饰到内里,座位上积得灰已经凝固,拍都拍不掉。我局促不安坐着,饱受各种好奇目光。毕竟在这里,我长着一张完全外国人的脸,还是一个人,对他们而言都是不对劲。对,就是这种拧巴的感觉,这两座城市都给我的感觉——现代化中带点后现代的扑朔迷离。当地流行的Tram,从老城,也就是这里的麦地那一旁经过,隔着高墙,两边是两个世界,光怪陆离。后来火车上的大哥给我讲,穷人或者对麦地那还有感情的人才会留在老城里,真像北京老胡同。

来到马拉喀什的夜晚,和并不怎么喜欢的人结了伴,到还是没学会拒绝别人,但是也算给自己一个记性,二十八别活成这个样子,太硬,太无聊,净长年纪不长脑。马拉喀什也蛮让我失望,完全是一个热门旅游地的样子,小店小贩众多,推销防不胜防。听了无数个空你起哇和china你好,后面都是瞧一瞧看一看的戏码。可惜了,因为我去过在义乌,整个人对小商品变得异常挑剔。而遗憾的是,那些本土的及其特色的却又买不起。大抵每次出行都加深一个道理——要好好赚钱,真的。

明天要启程去撒哈拉,不激动,特平静。心里总想着跟团的种种弊端,所以没啥期待。我现在写字的地方是一个暖烘烘的天台,眼前是12世纪的宫殿,南边看得到altas的雪山,奇妙得很。这里温差太大,手脚冰凉了一天终于在此时有所缓解,太阳在下落,希望明日和明日的明日,差强人意就行。


上面的所有写在旅行途中,等到这趟旅行完全结束的今天,我坐在电脑前一时却不知道写什么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很多第一次的体验,全程只吃了两道菜,遇上一群真的不错的伙伴,有几段和当地人特愉快的聊天,歌单从头到尾完整听过四次。广漠无垠,星辰浩瀚,我只记得那个时候,真的没空去思考人生,存在即合理,罔顾意义。呐,这就是旅行和它的意义。

撒哈拉上难得的片,主要还没我。
韩国妹子拍的,那时候觉得这真不是我想的撒哈拉。

太喜欢这座城了,我向卖我马坨的老爷爷说我有钱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