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日如,年

现在是英国时间八点,距离我到达这个城市只是过去了24小时多一点。但是我却感觉,我在这呆了一年,这倒是一种新奇的体验。非度日,如年,却度日如,年。

从北京出发的时间太晚,以至于电闪雷鸣也没有唤醒我全身上下任何一个昏昏欲睡的细胞,等到彻底醒来,见证了脱欧的历史以及暴跌的汇率。赶着去换乘下一班飞机,都来不及多看一眼窗外那个叫多哈的城市,以及我漠前些天微博里出现的巨大熊。

「室外天气非常、非常好。」机长说这话都带着惊讶的语气,等我彻底出了机场,wow,脑海里弹幕飘过:「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所谓潜移默化的文学素养。再直白一点的形容,可能就是《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里唱的那样。晚些的时候我和小伙伴拿着刚买的锅和鸡蛋跑去了宿舍天台,对面晚霞映天,她说回国后可能就见不到这样的景象了。也是,我们现在在十楼,方圆几里,算很高的了。

北京时间真的太珍贵了,黑是夜的黑,白是日的白。我眼看着手表已经九点半,外面硬是亮亮的,等到次日睁眼,八点的心情,四点的天。还好,我适应的还可以。

走前我带着老爸去吃了一回心心念念的辣爆鸭珍面以及杏仁豆腐,一年不到,这店换了老板,口味也让人撇嘴。纵然如此,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胜过人间无数。宿舍附近有一个巨大商场,我觉得巨大,陈列密集,人头攒动。我点了一份非常亚洲的炒饭,里面有鸡蛋鸡肉口蘑的那种,抱着一丝丝的期待,我在入口后深刻感受到了一个中华词汇——粗涩,非常粗涩,酱油也拯救不了。于是坐在餐馆里的后半段,我选择看服务人员缓解口腔内部不适。港真啊,这里的服务小哥身材好的嘞,胳膊是胳膊,腰是腰的。我回想起一年前在北京吃过的一家店,谢霆锋代言,以男性服务人员为宣传噱头,于是抱着有帅比的期待进去了。结果告诉我,我的思想还是幼稚的,期待真的不要抱着,稍微带点生活才能幸福。

好了,回到大不列颠。到达的第二天就有幸感受了Pride in London。嗯,挺热情的,热情的想当gay,左肩插一把中国国旗,右肩插一把五彩旗,唱着京剧跟上去,场景雅致极了。没挤到前排和去广场看表演可能有点遗憾,无妨,因为我走着走着到了大英博物馆。

截至目前,这个城市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大家都爱晒太阳。白人不怕黑,我是为补钙,抽抽腿不好受。坐在门口台子上晒太阳太自在了,要是有一杯coco就更好了。这个可以实现,只是我事后才知道,大英博物馆对面有一家coco,我没看见。有了群体晒太阳这一行为,感觉公共空间属性都变广了,不止是理性教化,还有雅兴浇花。

这是我在这里的第二天,其实才第二天。culture shock没有感受太多才是一个城市的地理包容性体现。也正因为此,来了一天感觉如一年,倒不是说融入,自己轻松已经很难得了。

终于迎来八点的太阳,我要泡一碗面去花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