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小记初篇

来上海整整两星期后的今天,雨蓬迎着雨水滴滴答答,每一下都在提醒我这是南方,春季自然要多雨些。以前不觉得,但是这两周身处南方的感觉,或者说对于南北差异,变得敏感了些许。总有一种北方人应该更耐寒的莫名自尊,但事实并不竟然,身体,尤指嘴巴也异常忠实,起码在这短暂的日子里,还没有吃到让我拒绝吃下一次的食物。

还记得和Xenia在伦敦街头的那场对话,对于上海和北京的讨论从一个外国人嘴里说出来似乎更有趣了点,我作为一个国人,感知没她那么强烈也有一种奇异的惭愧感。但是,跟她不同的是,我大有了解的机会,并且这种了解一旦细致些,很多被忽略的事实也随之放大。

在北京也不是没有找过房子,前后虽然没跑几家,但是和上海一比较,北京是在差很多了。先说价格上,5k-6k在内环里找到两室的房子且不说质量,但终归是有的选择,在北京,这个价格的两室怕是已经在五环。同样的,上海小区整体的社区环境都比北京好太多,可能是政府修葺的缘故,从小区绿化环境到内部楼道,没有杂物没有蜘蛛网和陈年老垢足以让人感动,刚刚被喷上通下水管道的小广告也被白漆刷过,形成中国特色楼道艺术。上海市政到底是富裕,城市更新这些年在这座城市老社区如火如荼开展,政府这一大笔资金的扶持,怕是在中国找不到第二个城市了。

再者,上海的居民总是显得比北京居民更生活,方方面面你都能感知到他们在生活的浓烈气息。北京的小区各家各区是封闭的,我在一个地方住半年,我没听到过邻居的任何声响。上海就不同了,很多敞开的窗户和大门都在释放着柴米油盐的信号,油烟滋啦啦的声音在某些时刻都有着速效温和情绪的作用。但这种敞开又是隔着介质的,要不然是门帘,要不然是纱窗,总之这些功能上遮挡的软介质真的在空间的联通上有着奇妙作用。除此之外,是那些家属院里亲密的邻里关系,我这样的外来客在这个意义上就像是一个旁观者。院子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或者说我大多数时候看到的都是大爷大妈(毕竟还有那么些私家车的停放侧面正面中青年的可能存在),你能看到他们彼此寒暄,看着他们提着装菜的塑料袋或者孙子孙女的书包,看着他们大清早拄着拐棍和门口修鞋大爷聊天,也能看着他们互挽着老伴的胳膊慢悠悠过马路…… 在这种及其日常的场景之下,本来这座学生群体极其密集的街道生生在所谓⎡年轻人活力⎦层面被年长者⎡抢了风头⎦。

城市更新的触角当然也触及了这里,四平街道上多的是你一眼就知道他们是后来的存在。比如那写个完全没有使用功能,里面摆放着鸡陶瓷,悬挂着纸制品的红色电话亭。再比如那个硕大的可以称之为遮阳蓬的东西,追求设计的大蓬中间有一个断裂面,那天下雨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东西到底能不能避雨。还是给小朋友的玩具可爱,以前停自行车的老旧圈状铁架被重新刷漆,和小时候玩的钻圈圈一样。说这些倒也不是对城市更新保悲观态度,只是单纯觉得这些东西的存在虽然有些许突兀但却不曾打破这个地方安宁的属性,这两者似乎是一个相互包容的关系。所以倒也不是设计与否或者设计好坏的问题,更多的是因为在这里,这些特定的地方提供给了更新足够好的社区环境,那种社区真正好的东西紧紧抓着这里的地面,也就不担心那些突然出现也许会突然消失的外部东西了。

至于我这样的旁观者,我们感谢这些更新,当然更感谢这份社区得以延续的平和。以及作为一个地理意义上⎡北方人⎦对⎡南方人⎦细致的崇拜。

P.S. 写到现在的新发现是,对面的叔叔阿姨每天九点半就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