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抒发的一些情绪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应该心平气和、处事不惊地活着。但活着活着,我猛然意识到,我不能,也不应该放弃一些当下的、瞬时的自我情绪。因为正是这些情绪,才能更接近一种叫生活乃至生命本质的东西。

比如愤怒。

20出头或者更小的时候,我太讨厌我老姐叫我“愤青”了。无缘由的,我对这个词充满抵触。虽然直到现在,我仍不清楚这个词的褒贬,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词惹到当时的我的,或许并不是“愤青”本身的含义,而是它的定语,愤怒。因为很明显的,我被老姐认为“愤青”的行为,在她这样的“过来人”眼里,只不过是未经世事的单纯;而我在那个年纪不愿意接受的,也是情绪不成熟的自己。

愤怒似乎是最差的情绪,因为它常常被认为与无能相伴。“无能狂怒”嘲讽是愤怒污名化最直观的表达。但是仔细想想,人们对愤怒的态度其实功利极了。取决于愤怒的对象和结果,正义天然合理化所有的愤怒行为,伤害程度弹性定义所有愤怒的价值。

于是,一种关于愤怒的“温良恭俭让”出现。一些人是被允许愤怒的,但是他们的愤怒不能太多,而应适当的、合理的、甚至隐晦的愤怒。但更多的是不被允许的愤怒。年轻人不允许愤怒,因为他们的愤怒总是外露且难以控制,“可能酿成大祸”;中年人不允许愤怒,因为他们是中年人,早该“看透”;老年人更不能愤怒,只因为他们已经“一把年纪”。所以,那些被允许的愤怒,是谁可以抒发到什么事情上的呢?不得而知。

如果我们把上面对愤怒的描述换成任何一种负面的情绪,似乎都可以成立。悲伤、恐惧、忿懑……情绪广阔的光谱里,负面的那些只被允许短暂出现。而这些,都是成熟的咒语。成熟的人不应该流露负面情绪,他们甚至不能有这样的情绪,只因为多走了几座桥,多吃了几包盐,控制负面情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堂自然习得课。

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相比控制,我们更需要和这些情绪相处,因为它们才能提供最真实的、难以隐藏的,我们之所以为人的更高级的情绪价值。为什么要为了成熟大人这个没用的title,去接受社会的不公?去忽视制度的不合理?去放弃认识自己的特权?去合理化贫穷和苦难?去沾沾自喜站在大多数人的这一端?

我们为什么愤怒?我们为什么悲伤?这些情绪往往比解释快乐难得多。放弃这些情绪,或许也放弃最真挚的共情能力——而这些,才是我们感知生活真相的真正触角。

所以,去他的波澜不兴、处事不惊,以及网红词汇“松弛感”。保持愤怒的能力,允许痛苦的情绪,接受惆怅和倦态,真正地接受这种糟糕,去关怀情绪背后的原因,让理性让位人性——这是2022给我的东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