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碰到的年轻人-4

yanlei,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起我不喜欢的大学女同学,但这一次这个名字属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性。yanlei这个人其实按道理都不算我写这些乌漆麻黑笔记的初衷,但是我突然想起这个人,觉得很神奇,来自安徽农村,家里还有两岁的孩子,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从泰国到这里,不懂英文,很有钱。我对他的概括充满标签,你看得出来,而他的的确确是这些标签的代表,一度我都很不喜欢和他说话,一来没有话题,二来是则觉得真的没有话题。他会在吴哥建筑群里问你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说奇怪算好听,真的很白痴的一些问题,同形的陈姑娘问他你为什么不大概了解一下,他也就傻笑不说话。但是,和大多数我们国人一样,他又极其热心肠,想给你买水买菠萝,想请你吃饭,不计较很多零钱,大大方方。你知道他初衷是好的,但是无可奈何,我还是别扭的厉害。但是yanlei也很奇妙,你说他不懂英文,最后一天的时候他拜托我问一下包车司机开车多久了,可是司机没明白我说什么,yanlei操着仅会的一两句加上肢体语言,成功沟通并获得答案。我在后座撇撇嘴,一旁的阿飞说他真是厉害。

阿飞,这个其实在我还未出行就在网上认识的人。只怕路途一个人太寂寞,后来却还是觉得两个人太麻烦。但这并不影响这一路我和阿飞在一起的时间算最多。她也是一个辞职旅行的人,从今年七八月就开始,歇了一段时间后再次出发。阿飞这个人在我没见到之前我觉得她是个年轻人,我的意思是或许会很热闹会很有趣,但是真人却并不是这样。后来奇楠问她年纪,我们开玩笑说她十八,奇楠说不会的,她的眼神太严肃了。他这一句话惊醒了我,是的,太严肃了,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这一路上,你可以清楚知道她做了很多很多的规划和攻略,她很谨慎的走,很谨慎的吃,害怕被骗。后来因为行程不同,我先她离开,她也没有选择前往她一直念叨的马德望,也是因为她的谨慎。所以后来我们在暹粒街头的夜市乱逛,整整两个晚上她都没有买到一条大花裤,她看了很多很多家店,但想1刀买到一条,而事实上,商家的开价从来都是5刀起,我说这里是旅游区,你不可能底价拿到一条裤子,她没有说话还是专注于一家一家看。我也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买到一条花裤子,但是我真心觉得,穷家富路,旅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的马来西亚小伙伴,Ivanka,Ding&Sans,我真的觉得在马来西亚的五天能遇到他们简直幸运。爱吃如我们,尝遍马来三大种族各种美食,以至于我现在都在期待下次的马来之旅。多亏了他们,我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马来西亚,去了很多没有游客的地方,吃了真正的local food,聊天到晚上两三点,睡觉到自然醒,真的是太棒。这三个小伙伴真的很可爱。Ivanka是我的接头人,感谢她带着其他两位在我滞留机场6小时后半夜两点在市中心来接我。胖胖的Ivanka带着圆圆的眼镜,给我讲很多关于马来的文化,也给我讲着她对中国的“偏见”,这个词或许不太恰当,但意思就是这样。Ding是一个个子很高的女生,有一次她问我她像不像中国人,我说我们都是华人长相哪里有区别,不过和Ivanka比,你真的更像一些。在吉隆坡,多亏车技极棒的Ding,让我感受了一次豪华的汽车之旅。至于Sans,因为前两夜我都是和她住在一个房间,我们聊天总是多一些,这个被他们称为女神的姑娘喜欢粉红色,看见吉隆坡塔变粉红高兴的不得了,而她也是我们中惟一有男朋友的人。Ivanka,Ding&Sans分别是Ivanka的大学同学以及小学同学,我说Ivanka你可真是幸福,从小到大的朋友都在身边。现在,Ivanka和Ding在马来的电视台工作,谈及此,他们在车厢大叫几声,真的是恨透办公室的工作,而这工作,他们才开始三周。最后一天的时候,Ding在试穿马来传统服装,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穿这个做工,她说因为和不需要搭配的马来服装相比,每天搭配合适并且符合要求的衣服去上班才更麻烦,我若有所思点点头,他们看着我说你要不也试试这件衣服?Ivanka,Ding&Sans并不是他们的房子唯一的住客,这间公寓因为靠近学校,有很多类似他们这样的组合,一个比较大的房间里住着8个人,2个男生,6个女生。也幸亏马来西亚四季温暖,就算是直接扔床垫在地上睡一年都无妨。他们的房间有很多奇妙的生活创意,我非常喜欢赤脚在家里走,也特别喜欢阳台上可以看见的城市的星光,更重要的是,楼下成群的美食和那个露天的免费泳池。我告诉他们我住的Ding的这样一个房间如果在北京每月需要人民币近2000元,他们感觉不可思议,我无奈的点点头。而我没有说的是,可是生活好像并没有你们这么惬意。最后一天我没有再到Ivanka和Ding,他们早起去做工,我和Sans道别,她说下次中国见,我说,或者还在这里。

阳台外

你看他们窗外多美。摄于Ivanka家的阳台

大家的生活好似一样,却又有不同。活得潇洒一点总是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