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碰到的年轻人-3

yanpei,其实是中国姑娘,在新加坡上学,趁着考试前的几天假跑来小玩一圈。终于遇到一个正常出来玩的人。我们在芽庄的hostel门口碰到,彼此第一句话是你是中国人吗。然后就这样,我们住在同一个房间,后来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住。我们一起在芽庄骑自行车,一起去了泥浆浴,交换着彼此对越南的看法,刚好她从南到北,我从北到南,后来也一起去了大叻。yanpei是一个很爱照相的姑娘,我不禁问她你一个人的时候怎么照相的?她说就是找别人照。这一点我很佩服她,我是一个在旅行中能不麻烦别人绝对不开口的人,她是一个会一路问路的人,真的是一路问路,不管对方是否会讲英文。我们最后分别在大叻,她紧张的行程让她早早离开,而我半睡不醒间,没有说再见。

一个我真心想感谢的高中男生。很遗憾,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此次旅行我一直秉承着自己之前看到的想去的地方一定要去,其他都无所谓,Pangour Waterfall就是这样的存在。于是在yanpei离开后,我毅然决然决定只身前往那里(这一路其实都是毅然决然以及只身前往)。我在向旅社老板询问路程的时候她并不建议我一个人去那里,没有直达交通,不管怎样都是费钱又麻烦的事情,也许她看在我无比期待的神情最终还是帮我问了一下去的方法。她把可以到附近的大巴(其实应该算当地人公交?)写在一张纸上,感谢这张纸,我万万没想到我之后的路线和询问都只能靠这张勉强写了越南文的小纸片。我按着她的指示提早到达一个公交车牌下,然后就懵逼了——这满眼的越南文,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坐哪一辆以及在哪里下车。我瞅了瞅四周,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出现在我视线里,我觉得他一定多少懂英文。是的,他的确懂一些,可基本上我们还是有着一道无法沟通的鸿沟,一番手语之下,他大概知道了我的目的地,奈何他并不知道具体路线,只好帮我询问了一下旁边的人才最终确定我应该坐哪一辆巴士,至于在哪里下他说只能等候售票员帮助。于是,他成为我全程唯一可以进行些许交流的人。上车后,我问他是不是学生,他说他是高中生,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他的身份。我忐忑地坐在车上,纵使沿途风景极棒而我还是有些操心。似乎走了一段时间,坐在我后方的小男生拍了拍我的肩,递给我一张纸条(其实后来我仔细看那个纸条,是红包的一半),上面写了四行英文,大概意思是他很抱歉他的英文不好,他也不知道具体线路只知道还有些远,下车后我需要找其他人帮忙。我惊讶地看完,回头连忙对他说感谢。是真的感谢,作为唯一可以交流的人,他真的已经帮助我很多,况且在这样一辆城乡巴士上,在上来一伙两次惹恼司机和售货员的混混后,我本来去往那里的决心都被身处陌生环境的忐忑动摇,多亏他坐在我后方,我才多了一丝安全感。后来巴士忽然停止,售票员示意我下车,小男生站起来用越南文向她确认了一遍告诉我就是这里,Pangour Waterfall就在那个方向。我连说感谢,下车去往另一个陌生的村庄。我路上遇到了很多善良的人,这个高中男生算是他们的一个代表,真的谢谢他们。

pangour waterfall

我最后去到这里。感激。摄于Pangour Waterfall

奇楠&陈姑娘,他们是我路上的绯闻男女,两个一起游玩了很多地方的人。他们看似情侣实则不是,年龄的差距不知道是不是感情的阻碍。我后来一直和同行小伙伴强调陈姑娘睡奇楠大腿我才断定他们是情侣,所以不管怎样,应该是郎有情妾有意,或者曾经是。后来我们在暹粒一起拼车,本来三天的行程,在最后一天从五人变成三人。这一对在街头发生了剧烈争吵,第二天他们各自离开。我们在房间的垃圾筐里,看到陈姑娘扔掉了一直挂她背包上的布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