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我碰到的年轻人-2

开始写得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内容会有这么多。可能要三个系列甚至四个才能完结。

Anh,我的第一个沙发主。其实没有提供我沙发,但是带我玩这一点已经很好了,体验坐摩托,吃他们家里的饭,和她一起上课,吃她常吃的豆花,说真的,旅行成这个样子我真的觉得很棒。Anh今年大四,和中国不同的是,他没有很在考虑什么工作、考研这些看似关键实则呵呵的问题。她的课业还未结束,她在准备雅思,也学一点汉语,更重要的是她担心即将到来的毕业照里她现在并不满意的身材。我和她最后走在河内的街头,一个颤颤悠悠的老太太即将过马路,绿灯闪烁也畏不敢前。Anh走上前,拉住老太太的手,一边的我愣神了一下紧跟上去,我觉得,拉老奶奶过马路这样的作文,原来真的不是我们嘻嘻哈哈的段子。

Hanh,她是我的第二个沙发主。在Danng这样的海滨城市,路面宽阔,海水蔚蓝,人少地大真的非常惬意,就像Hanh带我去的他们的居民区,也是一番祥和的景象,菜市场,理发店,米粉店,我都没遭遇熙熙攘攘。一栋栋颜色各异的小房子,每家几乎都养着狗,趴在大门的栏杆那里吵着你乱吠几声也就安宁。Hanh是一个自由编辑,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和自己大学的同学租住在一个两室的房子里,男生住在外面一间,女生两人住里面一间,最后面是身兼厨房以及浴室的地方。他们之前一起在胡志明市上大学,一起又来到Danang,我问男生为什么来这里,胡志明市难道不是更加现代化更受年轻人喜欢吗,男生回答说因为他更喜欢这里,他的工作也在这里。其实,我能感觉的出来,他们的居住环境在这个居民区并不算好,但是大家同为年轻人,似乎也可以理解这样的租房条件。Hanh现在也在努力考雅思,她想去美国读书,为此,她辞掉了之前全职的工作。在FB上,Hanh有两千多个好友,非常活跃。我在Hanh家的那个晚上,她邀请她的室友还有前同事一起共进晚餐,大家席地而坐,喝着冰啤酒,吃着带毛的土鸡肉,聊着“国事家事天下事”。之所以强调带毛是因为我真的不能适应,而土鸡肉是Hanh的室友Hua专门提到的,为此Hua还因为表达土鸡的英语遭到他们好一番嘲笑,我说Hua你不用管他们我懂,在中国也有这样的区分。和Hanh相比,Hua显得更加热情和温柔,遗憾的是第二天早上hua早早去上班,等我醒来到离开也都没有再见到她。那个晚上他们一直在播放一首口水旋律的流行歌曲,我跟着他们在油管上看了一会(纵然看不懂歌词),问他们:类似江南style吗?他们回答是。这个古怪的旋律直到第二天都在我脑中盘旋。

岘港

感谢Hanh让我见到美景如此。摄于Danang

Josh,Kfir等,之所以是等因为那一天我们是很多人。只记住他俩的名字也是奇妙,这俩个人也是只认识一天,但在我们其他人眼中,简直是数年好友。Josh是一个容易激动的话痨,Kfir则更像一个温柔的倾听者(怎么突然觉得好配=。=)其实故事很简单,那个距离会安镇中心很远的hostel住满了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和我同一房间的德国小哥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吃晚饭,我犹豫了一下欣然前往,然后就是世界小联合——我,邀请我吃饭的德国小哥,澳洲青情侣(一个还是越南当年移民去的),印度尼西亚爆炸头小哥,法国妞,英国来的Josh,以色列的Kfir还有美国的我们这群人中的长者。真是奇妙,我们这些在旅店才认识的人坐在了会安河边,吃着大家其实都在探索与发现的当地特色,聊着有的没的我们眼中的越南和世界。事实上,一半的我们刚毕业,一半的我们辞职出来。法国妞问我你有工作吗,我在想怎么回答她,她笑着说Dont be shame, we are the same. 德国小哥听着我们的对话也止不住回头点头表赞同。纵然如此,那时候我还是深刻认识了文化差异,我和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只是一个半生不熟的聆听者。Kfir我要专门说一下,我和他一共相遇了三次,最后一次在大叻,我在春香湖边碰到他激动不已,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我们加了彼此fb,我说Kfir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以色列人,你要来中国(没有什么逻辑)。他说他一定会来,并不是客套话,因为他知道兵马俑。而事实上,兵马俑其实没有那么有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