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总算是可以写这个话题了,可不是,我终于勉强会游泳了,起码在求生的意志下,我认为我还是可以把自己扑腾活的。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淹死得都是会游泳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样本的小概率事件,花样作死系列。但我还是坚信学会游泳总归是好事。

游泳这件事,从我初中到我大学快要毕业,被无数次提上日程,也被自己内心强大的恐水症一次次浇灭,说来也真是惭愧。按蔡康永那句名言,自己就是不行动吃苦果的人。终于可以扑腾了感觉整个人都新生了,这不是幻觉。

学游泳的念头第一次萌生是在初中,老家在内蒙古边边上,那有一条不宽的大河,正是炎炎夏日,一大家十几人跑去野游。这种感觉是奇妙的,就是你来着大姨妈你还不会游泳,但是看着别人在水里你还是有说不出的苦涩,不能称为羡慕,只有苦涩。那时候我觉得,我得学游泳,不然这苦涩是双倍的。

接下来是在高中的时候了,和老妈以及他们同事的小朋友们去厦门,对,的确是小朋友们,一个上高三的我和一群一二年级甚至幼儿园的孩子们组成的团体,我顺利融入他们,以至于若干年后再见到这些在我面前扭扭捏捏的小男孩,真是觉得,恍如隔世,当然这是后话。和这些小朋友们在一起对我最大的打击是——人人都可以在海里畅游!我顶着一米七的个子,在海边拾贝哦,画面不要太美。后来回家,孩子们总是叫他们的父母联系我这个忘年交一样的姐姐去玩,我总拒绝,对,他们是去游泳,可是,我,不,会。这是一个十八岁的人当年所有的自尊啊,就是这么脆弱,被几个加起来和我差不多的孩子们鄙视的自尊。

再后来,我已经大学了,那是一个寒假的前夕,期末号角即将吹毕,我觉得,这是我学游泳的好时机。于是,我和我一样的旱鸭伙伴火急火燎得买了泳衣,泳帽,泳镜,浮板,装备齐全,就差一颗说去就去的心。这一次,我算是挪出了一步,被带去了泳池,第一次感受到混合着眼屎鼻屎耳屎以及各种知名不知名液体的池子有着多么不温柔的浮力。战战兢兢跌跌撞撞,被一个小胖墩在旁边指导了一把,我最后无功而反,只记得,我在水上飘了一会儿,感受到了奇妙的重力和惯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泳衣在阳台上迎风飘扬了一个月,直到锁紧暗无天日的衣柜里。

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真是觉得自己要泪如雨下,这么心酸的过程,终于,在我下决心了一千零一次以后,我豪掷重金,找了教练教我游泳,还好当时内心有一团坚定的火,否则我是觉得,像我这样心动需要立刻被行动的人,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是日后垂头的引子。其实我还是很怕水的,这在教练那里得到了证实,一次次央求教练不要远离我两米,泳池壁和中间的围栏都是我不能求死的稻草。挣扎下呛水下教练威逼恐吓下,我终于算是可以勇敢的放心让她“隔岸观火”。这样感觉,水真的是有魔性的。

可是沾沾自喜总是能够被轻易抹杀了去,因为教练说,你看,旁边在深水区仰泳的小姑娘,才6岁呢。

橘真琴

【CR:网络】

PS:还有一点忘了说,促使我这次如此坚定的原因,就是橘真琴说:仰泳可以看到天空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