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从不让失望失望

接着上一篇,离开建水以后其实还去了普者黑和石林,但是前者和广西实在太像,后者虽然没让人失望但也尽显老牌5A的傲慢,那还是从广西直接说吧。

没成想,距离上一次去广西,已经过去了7年。7年前的毕业旅行,我的国内行程结束在广西,但这里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美好回忆。一来怪贵州实在是个太温暖的省份,太多惊喜让我如今都念念不忘;二来是接着广西的越南,异国的新鲜感冲刷了有着太多相似之处的广西魅力;再者,当时的桂林实在体验太差,声名鹊起太早与基础设施无法齐头并进,即便是在2022年的现在。

但是成长的代价就是你需要接受自己的变化。2015年的我对螺蛳粉这种东西敬而远之,在南宁短短的两天,我感觉自己要被酸笋熏死在这座城市。犹记得当时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青旅,老板的朋友在快乐嗦粉,而我第二天就搬了出去:)。如今,螺蛳粉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着迷的事情了,加上去过柳州的朋友大肆渲染,我很轻易地就给广西了第二次机会,或者更具体的,给柳州罢了。

但甲天下的名声依然让老李怀揣期待,她没有接受我对桂林的“偏见”,一定要眼见为实。我们到达桂林的第一天是暴雨,第二天是江面涨水,运气实在谈不上太好。我和老李在暴雨中疾驰电动,老李展现了她的泥地车技,狼狈却也有趣。我坐在后座上已经想不到自己当年如何徒步走完了这段山路,暴雨也让我有些恍惚,这里好像完全没有变化,但是好像又完全不同了。

说来也奇怪,20元人民币都快要消失在现实生活里,但人们还是对它后面的风景趋之若鹜。新开的国有码头里人头攒动,游客们坐上各式各样的船,排着队等着去拍一张大体类似的照片。但人们似乎也没有办法,这片地方唯一可看的,似乎也只剩下了那个20元的背景,还有什么呢?哦对,更远处有一个“九马画山”,周恩来教克林顿数马的地方,听上去倒是蛮符合现在的敌对情绪。

竹筏游桂林好像是每一个游客达到桂林后必须启动的程序,但我第一次因为太穷没坐,第二次因为雨大还是没坐上。但是仔细一想,电动的也好,手摇船也好,如果这项旅游项目的初衷是渔民文化的还原,那么如今真的是后原真消费的时代了。谁能裹着黄色救生衣,安稳坐在船上半小时然后体会到渔民的快乐与艰辛呢?后原真的另一个表现是作为模特的穿蓑衣老渔翁,和戴斗笠撒渔网作为一种景棚道具——桂林没有幸免在视觉消费的盛宴里。但是我非常乐得看到老渔翁的这种接受精神,怎么说呢,挺现代朋克的。

不过照片里的一切仍是虚幻,暴雨里依然热闹的只有水面,陆地上大片民宿艰难生存着,每隔一段,你也可能看到那些本期待成为民宿的房屋建构们。水泥与长方形,抛离设计的建筑,成为村庄里的废墟。

回到阳朔,这里有非常不县城的地方,县城中心起了一座大型的露天商场,喷泉、星巴克与麦当劳,生活在中国城市里的人不会被这种初代的经营策略感动,但矛盾的是,游客似乎才是这里的主人。

但游客终将离开。我印象里桂林最有活力的地方其实是这里丰富的人群,各种文化的融合是这里活力的来源。但现在,你我都知道游客都去哪里了。我不知道自己当年住的青旅是否还存活,那个让我视线和山顶平齐的四层架子床,还有逃课出来的舍友们,都好像和这个县城的生动一样,fade away。

后来,我带着老李去了我以前去过的古桥,我不能理解,为什么现在前去古桥竟会比七年前还要困难。竹筏似乎捆绑着阳朔的一切,以至于竹筏停运差不多等于大半个桂林旅游的停摆,我不得不以一种乡民的身份深入村庄(坐着村里的摩托车),再来到古桥前。古桥对我来说好像是一个时空记忆的存档点,我在这里唤起了好多记忆,但从桥上下来,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所以,这个下午我和老李无事可干,在攀岩俱乐部前,我们停了下来。桂林政府似乎对这类项目不以为然,但这并不妨碍桂林的地理特征吸引着极限户外爱好者,攀岩也好、翼装飞行也罢,在秀美的桂林山水下,这种碰撞确实迷人。我在害怕与克服害怕中完成第一次攀岩的体验,收获来往行人的注目和加油,还获得至今未消退的晒伤痕。

当我以为这就是我能更新的所有桂林记忆之后,我被滴滴司机拉到了阳朔汽车站检票大厅门口。我还没从震惊里走出来,司机开口说道:“是的,这是新汽车站。”有了现代的露天商场,有了高级的酒店,落在地上的真实,只是这座新汽车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