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第一次的经历

柳州才是我重访广西的第一站,怀抱对螺蛳粉的极大热情,柳州在我心目中宛若“圣城”。我好久没有感受过一种跃跃欲试的雀跃,期待值在“柳州站到了”的播报声音中被拉在最高位。

虽然一下火车就会扑面的酸笋味并没有如愿到来,但是从火车站到酒店路途中闪现过的无数螺蛳粉招牌还是不断告诉我,的确,我现在身处螺蛳粉的中央。

我直奔了朋友推荐的一家螺蛳粉店。果不其然,从点单这个环节就展现了差距,我对螺蛳粉配菜的认知属实浅薄,殊不知螺蛳汤可润万物——鸭脚豆泡流心蛋、空心鸡毛西洋菜——想来也对,如果是一碗好烫,泡什么不就是什么吗!我也更加确信朋友所说,汤,才是柳州螺蛳粉可以无可替代的灵魂。速食工业螺蛳粉是调味品混合后的单一呈现,只有现熬老汤才能传递丰富的味觉层次。

但第一次在柳州本地点单的我依然失算。我对自己对本地红油辣椒的承受能力过于自信,微辣的冲击力迅速击溃我和饮料筑起防御。我吸溜着鼻涕,坚强地对老李说,触底就知道下次要点微辣中的微辣了。

为了不浪费我短暂的两天一夜之行,我坚决地距离第一碗、木薯汤和鸭锁骨后的三小时,吃了我的柳州第二碗。尽管外卖餐品的品质难免降低,我还是从美味汤头中感受到了这碗粉的快乐。和下午的不同,这碗粉明显汤底更香,炸蛋浸润在汤中,香味四溢都很难描述这种味道的张力,谁说螺蛳粉臭来着?以后我第一个反驳!酸笋在味道上完全被压了一头,我对炸蛋和螺蛳粉的组合再次竖起大拇哥。

我对螺蛳粉的真挚让老李感动,第二天早上,我冒着大雨一个人打车去了排行榜的第一名店。为了尝试多样,我选择了干拌。实话讲,和汤粉相比,干捞螺蛳粉并不适合这个雨天的早上。虽然我可以感受到干捞粉口味却有其别致的地方,但是干捞似乎对于吃客更加挑剔,没有汤汁完全的包裹,你需要在个人口味和老板调味之间获得平衡。有经验的老顾客当然懂得如何添加喜欢的调料或者其他来中和口味,但菜鸟如我却在这种authentic的口味中羡慕隔壁喝汤的顾客。不过,我并没有因为这碗粉收尾我的柳州之旅感到遗憾,倒是这种口味的多样,也让我对柳州的下次之旅更加期待!

我对柳州依然念念不忘,不仅因为这碗螺蛳粉,还以为这座城市激发起了我更多的探索欲望。柳州这座小城本身就好像一碗螺蛳粉,口味丰富、且热闹非凡,尤其在这个后疫情时代,柳州的生动让人难忘。

虽然这种热闹有字面意思,因为从柳州火车站出来,你很难忽略横亘在城市主干道上那些巨大的水泥柱。出租车司机说,这是上届政府烂尾的快轨项目,没有经过国家轨交建设批准,直接开建的后果。这几个水泥柱真的很古怪,未完成的状态就像是一根根钉子,给了柳州小城看不到头的建设希望。

但柳州的生动依然闪烁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巷尾,我好久没有看到年轻人涌动的步行街、小吃店、奶茶铺,南方对于街道空间的分享总是能还原人群创造热闹的魅力,甚至让看起来老旧的传统步行街也有了一丝别样的吸引力。

马路上,柳州汽车建造的声名也没有被埋没,五彩缤纷的电动车真的是这座城市独特的风景,各种型号的mini两厢电动车整齐停在路边画好的方格停车位,道路的轻俏感也就这么出现了。老李对这些路边玩具般的五彩爱不释手,产生了退休之后立马购入一台的想法。

城市的公园有着属于夏季的宁静,游人散落在树木的繁茂和香气之间。一位大爷在打午后的太极,一对中年夫妇坐在桥上攀谈,奶奶看着孙子在树边独自玩闹……大家都没有戴口罩,我好像一瞬间看到了2019年夏天。一切好像都变了,一切好像又都没有变。

雨后总能氤氲出一些积极的情感,我很高兴我来到柳州的这天,身在其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