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背小话

在澡堂看见两个姑娘互相搓背,我觉得在校女生关系亲密的认证大抵如此。可以赤裸相见,可以互看搓泥。

大多数时候,我们无法勇敢直视身体的新陈代谢,或者严谨地说,在旁人面前。搓泥是其中之一。但是作为搓背的胜利品,搓泥是空气中尘埃的凝结,亦是脱落后表层细胞的集结。这可是大自然在我们身体上真真切切的造化。顺应自然的口号还在时下回响,而大多数时候,因为我们各有一套自然法则,也就只能顺应自己的自然。看别人经历的造化不如自己在花洒下自导自演一出歌舞大戏。我对女同学互相搓背的讶异之情大底来源与此。

想起搓背这个事情自己也是许久没有做过,像我这样的全身过敏的人,身体任何一寸皮肤稍一剧烈触碰就是一片火辣辣的蛰痛感,这种痛苦旁人怎能感同身受。所以小时候老妈给我搓背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整个澡堂都充斥着我撕心裂肺的哭喊,每次洗澡就是一次受刑。再后来,老妈不再干涉我个人清洁问题,我也就逐渐缩减搓背这个可怕的洗澡步骤,洗澡速度加快,频率抬升,洗澡也终于成为一种享受和放松(当然,在学校公共澡堂除外)。

可是,普天之下,搓背始终存在并且被一些人必需着,就算我再不接受,搓澡巾还在超市货架上,搓澡工也仍是一种工种,搓澡在很多人眼里也依然是一种被释放的狂欢——就像空了耳屎,去了鼻屎,挖了耳屎一样。而那些和我一样挣扎于搓与不搓的人,似乎在类似搓泥宝这样的产品诞生下得到救赎,而后者,在我眼里是心理安慰剂一样的存在,就像你认为蓝色药片会比粉色药片有治愈效果一样。

我本来想去寻寻搓背历史,后来觉得这个话题也真是可笑得厉害。“一生爱好是天然”,只是害了懒惰的果。突然想起在这个南北差异战火一触即发的年代,搓背也曾是一把助燃的火,只是纠结来去欲望太多,有人喜欢被搓揉的痛快也就有人喜欢春风拂面的温柔,更何况这搓背洗浴在这年头总飘着奇怪颜色的泡泡,争来争去还不如跟着专家的话:少洗澡去减排,或也正中了患“肥皂恐惧症”人们的下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