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朋友圈几则

和Irene吃饭的时候,我在向欧尼说一个打算,正当我感慨八年之后会变很老的时候。欧尼怼我说,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会变老。我一时竟回答不上来,为什么在担心自己变老?

Irene问我论文的致谢写了什么。我巴拉巴拉重复着,直到… my parents sponsored me… 她打断我,等下,你用了什么词?sponsor?一阵爆笑。我问她用了什么,trust and love。嗯,是有点现实,有点冷酷了。

9月1终将是一生都会记住的日子,18年的升学日,昨天又提交了硕士毕业论文,有结束又开始。不算大早却第一个来到图书馆最华丽的阅览室,十二点零一点开提交页面,五分钟后彻底提交。朋友问我什么感觉,我抬头看了看透明的天花板,希望下一秒,自己可以窜上天。

我校拿得出手的唯一地方大概

七月被幸运狗砸了脑袋,酷玩演唱会的门口,一个叫Peter的大哥送我一张免费的票,经历Shock!懵! Shock!懵! Shock!懵!之后,大哥端我一碗鸡汤:That’s the life. 对了,我把大哥以及Cardiff的情侣朋友们写在了致谢里。

在大家紧张的论文岁月里,李女士来到了我身旁,与她环游英国二十天后。我的感慨:我爱伦敦,超爱的。

李女士也是很可爱了,虽然与大多数中老年人一样热爱照相,喜欢九十年代挂历pose。不同的是,李女士仍然要求边走边拍的自然感,她熟练运用美人相机,朋友圈发完自己可见,和明星的合影挡脸加♥️,路上一直抖机灵,虽然对有色人种有偏见,但看得出来还是心怀世界。

七月份的尾巴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声音娘的很可爱,撒娇功力比我强,但我哄不来。

同龄人的焦虑弥漫,我必然被波及,独善其身很难,活该难听,但话粗理不粗。发小问我为什么要回国,我说,我想要的日子是有人可以和我在街上放声大笑,日子要一起过才更好。

这是我看电影最少的一个夏天,但是电影世界却其实就在眼前。伦敦在八月底窜起了最后一波盛夏的热情,走在soho,脚步轻快,实在盎然。来,让我在冰淇淋店前坐下,想想走前一天,去哪座山上哭好一些。

没有配图是不是不太精彩(和李女士的行程,我拍的图屈指可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