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我参加了一场绍兴婚礼

水乡是个永远不会让人觉得腻的地方。

和朋友们讲我要去参加朋友姐姐的婚礼时每个人都同一个反应,朋友姐姐的婚礼你都要去?社交范围这么广?其实可不是为了一场蹭吃蹭喝,不过也难得体会一场水乡婚礼。

上一次去绍兴是四年前,大概也经历了从北站到市中心的煎熬,那时候还没有BRT,想来都是靠着年轻的心撑着。这一次一路高架到市里,体会到一种和温州类似的感觉。到了越城区,突然的车水马龙让我跟司机师傅感慨上一次来绍兴是四年前,司机不以为然,”老城区反正没什么变化“。我问司机是否绍兴人,他说不是,是柯桥人。下午些的时候坐了另外一辆车,司机也强调他是柯桥人,不是绍兴人。我搞不懂当地人对区一级别划分的在意,大概是绍兴县人骨子里的尊严吧。

终于到了鲁迅故里,门口出来还是咸亨酒店和另一家粤菜大酒店,没有新房子,道路也没拓宽,印象中四年前走过一条很不错的弄堂,因记不得名字也难觅踪迹。温州的一番田野后,绍兴的老街和老房子让我索味不少,不过还是有些许惊喜在。那种更蓬勃的传统生机在第二日去到邵家溇有了更深刻的感受。

在刻板的印象里,农村的婚礼大致挂钩于闹哄哄,新闻标题的整日渲染,整个中国农村都被边缘和疏离。我曾感受过的农村,这是最好的一次体验。邵家溇让我感受到了不少新东西,或者坦白讲,那些我期待,更具仪式感和人情味的乡土中国。

第一天西式的草坪婚礼,网红元素的充斥或多或少灭了很多有趣,太阳的光热也让情绪变得难以平静。我在仪式前后分别换了About Times里的音乐,想起电影里那一场大雨婚礼,期待的可能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凉爽。这一切都让我对邵家溇的一切都感到无比惊喜。

南方城市的美妙在于大量的绿色在眼中铺展,无边无尽,带着高压塔和民居的点缀,偶尔一排四五棵高矮相当的树,是无需滤镜就能博到的美丽。沉醉于自然地景,一条笔直的通乡路把我扯回人的世界。紧接着,嚯,新婚誌囍的充气气球真的气派,农村小院被盖上红色顶棚,清一色的红桌椅,囍字贴,红门联,红对子……一切都无比婚礼。我对这个硕大的气球有着没见过世面的赞叹,而且这气球也非常生态友好,租借使用,只需要每次更换新娘和新郎的名字。五一村里有两家人结婚,气球形态不同,也不知道这种习俗从何时开始。

感受一下。

晚饭前小逛了一下村子,街道干净,一段水泥一段柏油,村子各家房子各有趣味,不同颜色立面,不同材质的墙面,房子设计形制类似却又各有风格,共同点是,房子正面,临街界面都错落有致,很具立体感,而背面则整体平坦,一面墙上几扇窗的简单。房子与房子之间透露着乡民的亲疏关系,紧挨着的和有可容两人并排通过的弄堂到底是不同。本地人新郎说这些房子的设计都是出自泥瓦匠,靠着经验摸索的建造和城里建筑设计师的理念建造比起来,现在看来倒是各有千秋。村里安静,偶尔看见几个乡民坐在自家门口,多是中老年人,有一个阿姨主动搭话我们,南方拗口方言阻断了我们的愉快交谈。两排房屋的后面是大片水稻良田,掩映着并不狭窄的河道。渔业看来也是产业之一,河边靠着木船,拦河也架着渔网。两个小姑娘河边的水泥台坐着,他们打量着站在桥上的我和朋友,眼神诚挚没有警惕。倒也是羡慕他们这种无比自在的亲水行为,黄昏时分和朋友坐河边上,大自然都是附和他们的存在。

第一天的记忆最后结束在绍兴美食里,大快朵颐形容绝不为过。这激发了我后一日厨房的探寻,并最终感受到各种惊喜。

第二天是与其说是中式婚礼,其实主要是答谢宴。为了让婚礼保留一点西安传统,早上设置了堵门环节,但建立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9点新娘必须入门。后来到了祭祖的仪式上,我才从一旁的乡民打听到这个时间是风水定下,从新娘新郎的八字而得。包括早上三点拜菩萨,都是算好的时间。等婚车到了新郎家门口,不出意外的鞭炮齐鸣,意外的是白日焰火。88发烟火在热烈日照下褪了颜色,却还是闪烁出了如白炽灯一般的光,这让我想起那部同名电影,白日焰火怎么听都带着一股子诗意的劲儿。我仰头正看得痴迷,朋友喊我去扶新娘下车,这个过程大概是我觉得最“有趣”的部分了。从新娘下车到最终到户门,这一截子大概十米的路新娘需要踩着红方垫,不是一长卷红毯直到门口,是需要人不断在前面铺垫子,一块接着一块。我当时走神在想这是个什么讲究,但满脑子都是“平步青云”几个字,看着前面的大哥拿后面补前面的样子,实在不懂为什么不直接铺红毯。哦,忘记说,这一路上,从新娘从酒店出来一直到现在,锣鼓喧天也如影随形。后来其中以为大姐顺势进堂成为司仪一般的人物,如贯口一般的绍兴话祝词,天地高堂父母,三拜快得不像话。偶尔还来个和观众的互动,讨论一下生男生女,接下来就直接亲亲嘴入洞房。性开放这三个字在农村最直接的体现,绝对此时,洞房生子和亲嘴,直接坦荡,还热热闹闹。

白日焰火啊,白日焰火。

所以,截至目前,绍兴农村的婚俗我都觉得可以接受,没有那么多唐突和让人尴尬的东西,包括之后的酒席,劝酒这一说也完全没有。旁人说这步骤省掉太多,要是糟粕就let it go吧。祭祖这一项是被保留的。新郎的奶奶展现出更为明显的重视,从头到尾,奶奶都在认真准备和忙活整个祭祖活动,包括摆祭品,烧符和金银元宝。还是那个告诉我时间看风水的乡民告诉我,祭祖仪式包括其中的祭品,以及仪式本身都要进行两次,偶数是吉祥数,我揣测可能也是因为和婚礼成双有关。所烧的符是同村吃斋念佛的老太太们念经求来,而金银元宝也是出自他们的折叠。婚礼宴席为他们准备了专门的斋饭,我偶然探头在侧房看到他们,一桌全素宴,全员老太太。祭祖这件事本身,包括宗族观念在我心里几乎要成为南方的代名词,起码在我长大和生活的范围里,关于祖先的概念很薄弱。这也增加了我对这里的宗族和乡情的积极感受。像这样一家的婚礼,左右兄弟邻居提供房院为摆设宴席的场地,整整一天,而没有像北方农村一样占用公共道路(也不是所有),以及之后会给全村邻居送囍馍和印糕,公共感和社区感的如此的存系非常“乡土中国”。

祭祖前的准备,中间是奶奶。

迷之对这个门帘的喜爱,一点都不土俗。

而水乡的婚礼,在这山河湖海下,宴席的菜品深深体现这一点,明显的河鲜和海鲜为主。我跑去厨房看这上下午40多桌,每桌近20道菜甚至更多(?)如何诞生,后厨的生活气息真真让人无法挪开双眼。整个后厨服务队以新郎小姨为首,分工明确,蒸煮不相误。几层笼屉里密集摆放着大黄鱼和龙虾;内部圆桌里满满三桌的海参,等着海鲜小米粥浇淋;绍兴特色醉蟹在一位大厨手下被匀称得切开摆盘……真的,这里的一切都有奇妙的治愈感,包括一筐的虾仁,一网的小银鱼,一锅鱼丸,密集整齐好吃,有趣极了。唯一让我担心的可能就是不可避免的卫生问题,随时冲洗的地板也没法让我对触地放松警惕。但事实证明,等我吃的时候,大脑会自动把我把这一层过滤出去,和寡淡的饭店菜比起来,到底还是有着家常味。

后厨的奇妙,整齐的新鲜。

我从后厨走出来,乡村的稻田还是绿油油一片,站在树荫之下,春夏之风怡然。保留恰到好处的热情,保留真诚,保留可贵的传统,尊重值得的新俗,这才是新农村啊。

稻谷有时候就好像城市饥民的精神象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